《晋书》里的幸灵能用“真气”为人治病古人也曾对气功趋之若鹜。东汉哲学家王充是个很有意思的例子,早年他对气功中的辟谷食气导引行气,持强烈批判态度,到了晚年,他自己却拜倒在气功面前。不过,他还是理性地认识到“吞药养性,能令人无病,不能寿之为仙”。
这才是《易筋经》独特的与见解。在此之前,东晋已传〈天竺国按摩法〉,见《太清道林摄生论》《文修真要旨》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《云笈签》《遵生牋》等书中,共势。又有婆罗门导引法,辑入王仲丘《摄生纂录》中,凡节。其中都有捶打的方法,但前者仅谈到“以手反捶背上”,后者只说要“两手交捶膊并连臂,反捶背上连腰脚”,没有像《易筋经》这种按揉捣打之法,更没有筋膜说。